聪明的投资者需要抛弃迷信习惯

2017-06-01 07:16:44   
0

在资本市场中,有很多投资者,特别是个人投资者,迷信各种貌似“投资金律”的伪科学规律,为他们自己的投资带来很多损失。今天这篇文章就来谈谈这个问题。
在美国股市,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超级碗”定律。每年2月份,美国橄榄球大联盟会举行全美橄榄球冠军总决赛(俗称超级碗)。总决赛对决的两支队伍分别来自于American Football Conference (AFC)和National Football Conference (NFC) 。
1970年代,美国的一位体育专栏作者Leonard Koppett发现一个很有趣的“规律”。如果在超级碗中AFC的队伍赢得冠军,那么那年的股市就会下跌。如果NFC的球队获得胜利,那么当年的股市就会上涨。这个规律被称为“超级碗指标(The Superbowl indicator)”。
在“超级碗指标”刚被提出的那几年(上图左侧),该“规律”确实很准。但是在连续“正确预测”股市9年后,“超级碗指标”发生了两次预测错误。在接下来的30多年间,超级碗指标有时正确,有时错误。如果我们综合分析过去30多年“超级碗指标”和股市涨跌之间的关系,可以得出其“预测准确率”大约为76%左右(以标准普尔500指数计算)。
76%的预测准确率,在许多人看来可能还算不错。问题在于,超级碗比赛结果和股市之间的关系属于“规律”,还是只是“巧合”而已?这就涉及到一个更深一些的问题:是不是只要两组数据间有比较高的相关性,就能够成为一种“规律”,来帮助我们做出预测?
事实上在20多年前,美国学者David Leinweber(Leinweber, 1995)就撰文指出,和美国股市(标准普尔500指数)相关程度最高的一组数据是孟加拉国的黄油产量。
如上图所示,孟加拉国的黄油产量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相关性高达0.99,简直堪称完美。但是任何一个有点常识的投资者都不会基于孟加拉国黄油的产量去预测接下来美国股市是涨还是跌吧。
在统计学上,这种错误叫做“过拟合(Overfitting)”。过拟合的关键错误在于,相关性(Correlation)和因果性(Causality)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但很容易让人混淆。
在实际生活中,投资者犯的类似上述例子的各种非理性行为,要比我们想象中的多得多。
比如香港的几位学者(Utpal Bhattacharya, 2016)在一篇学术论文中指出,在台湾期货市场中交易的那些个人投资者,在他们向期货交易所提交的限价单(Limit Order)中,大多喜欢用数字“8”,而倾向于避免数字“4”。这主要是因为在中华文化传统中,8(发)代表幸运和富裕,而4(死)则代表背运。
和个人投资者相比,在期货交易所中交易的机构投资者完全不受这些数字迷信的影响。机构递交的限价单在所有数字(0-9)上的分布几乎是相同的,并不会专门倾向或者特意避开某一个数字。两相对比,持有数字迷信的个人投资者比那些不对数字有任何迷信的投资者的投资回报每年要差8.8%左右。
当然,个人投资者损失超过机构投资者还有其他很多原因(比如信息量,知识量,交易策略等等),但是上面提到的数字迷信也是背后的原因之一。
这种数字迷信的现象在中国的A股市场也很多见。
所有的上市公司都需要选6位数字作为自己公司的上市代码。比如中石油的上市代码为601857,工商银行的上市代码为601398。大致而言,6,8和9被视为“幸运号码”,而“4”则被视为很“衰”的号码。照此规律,在A股上市的公司,应该都比较喜欢在自己的上市代码里包括6/8/9这三个数字,而极力避免4。
美国和新加坡的三位学者对这个现象做了比较细致的分析(Hirshleifer,2016),并撰文指出,在A股上市公司中确实有这个现象。

来源:金融之家